登陆

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

admin 2019-11-13 124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展览名称:境象主义一一桑火尧作品展(上海)

策展人:格雷格.杨森(Gregor Jansen)

开幕式:2019.10.26下午3点

展期:2019.10.27一2019.11.26

展览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于2019年10月27日至11月26日推出境象主义一一桑火尧作品展(上海),由国际著名策展人格雷格.杨森策展。此次展览是当下中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水墨艺术家桑火尧近二十年来境象主义艺术探索成就的系统展示与梳理。

策展人根据龙美术馆富有节奏变化的展示空间与桑火尧独特的艺术风格相结合,使整个展览犹如从人间到天堂再重返人间的桃花源式的时空隧道,带给观众一种形而上的沉浸式心灵体验,以及全新的视觉审美感受。

桑火尧澄明之境2号 122x190cm 绢本水墨 2016

在全球化进程下的今天,是一个被科技、欲望所裹挟的时代,快速的节奏,覆盖、刷屏、屏蔽成为日常。桑火尧从东方哲学观念出发,关注存在和消逝,理性与感性,空间和非空间等问题。其创作中笔墨积叠既是对现实或主题性内容的消解,也是意蕴着对存在现实的屏蔽和对物质社会的消弭。桑火尧的境象,通过积叠和遮蔽之后的图式看似虚无的平面,实际蕴含着现实中形而上的思辨之象,内在观照中生发出人性和神性的光辉,实现个体精神意识在思辩的化境中的自由穿越,这也是对其境象主义艺术观的一种诠释。

桑火尧 瀚 360x360cm 绢本水墨 2017

这次展览分为四个部分:人间幽境、宇宙至境、天人合境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自在化境。共56件作品,主要为架上绘画,也有装置、拼贴、新媒体等,大多为近十年来创作的。这些作品注入了作者的真情实感,融入了当代的审美语境,或单件或系列展示,激发了作品间个体与群组的联系,构建了境象主义美学的视觉效果:神秘、崇高、纯粹、静谧、深邃。

桑火尧 东方之玄 546x218cm x2 纸本水墨 2009

展览中,有几件宏幅巨制与美术馆挑高 9 米的展厅紧密融合。其中,《深深的信(538CMx660CM)让观众犹如置身于宇宙黑洞之中,唤起人们对所在空间和时间维度的再度认识。再如《理想的世界》(398CMx1090CM)是对现实和未来的不确定性进行反思与观照。再有几组(尺寸538CMx218CM)组合的超高的彩墨作品,是对自然、人生的一种超验的思考和记录。同时,12米高的绢本水墨装置《高山上的情歌》,耸立在空间中,优雅从容,是对时代和生命的放歌。

桑火尧曾长期从事中国文人艺术的创作,深谙宋元绘画艺术传统,尤其对米芾、倪云林的艺术有深刻的领悟。随着社会现代化的转型,他于1998年以来,一直持续坚持中国水墨艺术的当代性及水墨艺术国际化的探索之路。从自我的创作实践出发进行梳理,将东方的哲学、美学与艺术家对当下的独特感悟结合起来,持续追求形而上的精神旨趣,逐渐形成了方块积叠的方法论以及境象主义艺术观,成为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符号,并先后在中国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举办过个人作品展。

桑火尧 别有天 218x200cm 纸本水墨 2014

方块形式符号是从生活日常和中国易经卦象及汉字形式中得到启示。方块形式是理性的,是一种控制,而水墨的渗化是不确定性的,是一种反控制的自然力量,既隐喻现实中人性的困惑,也暗接中国宋代瓷器自然裂变的审美趣味。作者让单一的方块笔触通过持续的渲染与叠加,空间中的一切具体的物象一一屏去,理性与感性互相交织,形成一个可以神驰的精神上的宇宙空间。

桑火尧 心之念 546x218cmx3 绢本水墨 2017

积叠笔墨的过程也是时间积聚和能量积蓄的过程。用一种冥想的方式持久积叠所形成的“玉质”触感和瓷器冰裂状的形式感,呈现了生命时空的切片和浑沌状的宇宙原初,获得时间厚度与空间维度,重新打开了绘画的平面,消解了既有的存在,传递出了空灵、平和与宁静。

桑火尧 恒 0.9 122x122cm 纸本水墨 2003

作品中间忽隐忽现的光感,通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过中国水墨的特殊渗晕效果,从方块叠加的缝隙间透出来,形成“光气融合”的震撼力和穿透力。光,源于宇宙粒子的传导,具有穿越时空的运动形态。从人类生命的意识上说,光具有神性的力量。万物皆有裂痕,光总是照亮那些最有精神价值的地方。

桑火尧 云之上之九 546x218cm 绢本水墨 2018

境象主义释义

境象主义(Affective-imagoism)是一种用纯粹的笔触与色彩及其它媒介,以简洁和虚无的形式,透过对社会与自然的种种现象,表达艺术家内心深处的精神思辨与思想观念,具有神秘、崇高、纯粹、静谧、深邃的视觉特征。

境象主义是二十一世纪初科技与信息发展过程中,艺术家重新建构的时代艺术,它深入混沌,保持生发,看似抽象实则自然,既非具象、印象和意象艺术,也不是即兴的、无意识的抽象艺术。它源于中国,是中国艺术家对水墨的探索生发出来的一种艺术现象。

关于艺术家

桑火尧,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画院副院长。境象主义艺术的创导者。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1963年生。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硕士学位。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浙江美术馆、广东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重要机构收藏,并被中国杭州G20峰会主会场、中国上海进出口商品博览会主场馆永久收藏与陈列。现工作生活于北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京。

关 于 策 展 人

格里格•杨森博士,国际著名策展人,艺术评论家与专栏作家。曾任卡尔斯鲁厄的ZKM当代艺术中心馆长,自2010年1月起,任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馆馆长。策划和合作过的艺术家有汉斯-彼得•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费迪南德•科瑞威特(FerdinandKriwet),托玛•阿布斯(Tomma Abts),克里斯•马(Chris Martin),郭贞娅(Koo Jeong A),塔尔•R (Tal R),尹秀珍,米歇尔坤策(Michael Kunze),马里杰•范•温特丹(Marijke van Warmerdam),宋东,刘小东等,以及在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中国上海昊美术馆举办的“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x 白南准”展览。

艺术评论

“境象”

——写给桑火尧的作品

绘画是什么?绘画可以是什么?近年来,这个问题被屡屡提及。当有人在讲述西方艺术史的终结时,会不厌其烦地重复这个问题。(现代的)现代性始于绘画,并终于绘画;这意味着图像和绘画的识别在今天新摄影术作为媒介的统辖下变得疑点重重。在这之前显而易见的是,一幅绘画所表现的就是一幅图像御天神帝。只有在绘画自治结束后,绘画才开始不再表现物质世界背后的精神世界,而是探索绘画本身中的物象和审美体验之间的感知差异这一视觉现实:对许多艺术家来说,一幅画究竟能展现什么(而不是一幅画究竟描绘了什么),成了一个决定性的问题。

桑火尧 欢乐时光 218x546cm 绢本水墨 2019

桑火尧也对这个绵亘至今的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也对“抽象表现主义”、“崇高”和“超验性”这些议题分别给予了回应。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关于印象,关于自我的印象,以及关于绘画的身份,而非在其中寻觅自我,以及寻觅自我的身份。然而,这一切都是流动的,难以捉摸和定义。画中这些符号极具象征意义,它们既是符号本身又是符号的衍生。这便造就了一种不存在的状态:当你感觉有些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东西隐匿其中,但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正如今天的我们仿佛身处在另一个世界:在异想的城邦中,而非像表现主义那样沐浴在崇高的光辉里。

桑火尧 凝固 360x360cm 绢本水墨 2019

桑火尧的全部作品是由基本的技术层面构成的:一是笔墨的层叠和方块的堆叠。在对中国水墨叙事元素的探索中,他颠覆了传统水墨的范式,从而使方块的堆叠和笔墨的层叠成为了他作品的一个标志。方块的象征意义与中国古代象形文字密切相关,而方块堆叠的灵感来源于“层峦叠嶂”的宋代画家米芾的山水代表作。二是鉴于现代技术和传统哲学的发展,他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艺术理念——“境象主义”,这个理念使得革新传统是于当下发生的。今天的“虚拟现实”技术使无限想象成为了可能,这一一在他的作品当中得到凸显,尤其是那永恒且虚无的余音和对余音的思考绵绕在作品当中,久不散褪。这样的余音也许填补了西方抽象艺术与传统中国水墨在审美认识上的空白。三是视觉的开放和明快,艺术作品本身的崇高性存在从传统和当代的角度分别反映了一种形式上的期许,以及对信仰模式的转换。社会的现代化往往伴随着人们与技术的频频冷互动,我们如今把它称之为“社交网络”,人们因孤独而想博得当下更多的关注。桑火尧的绘画作品是十分超验且明快的,自内向外散发出一种超然、磅礴之气,其内在创造了一处庄严肃穆之地,让观者身处其中,从而充满希望、平和与欢欣。

桑火尧 秘境 218x200cm 纸本水墨 2013

桑火尧希冀、尝试并描绘的自由之“光”,被理解为一种非语言的、直接的、感性-精神的自由体验,这无疑导致了“光”的含义向非理性转化。因此,自由的因果关系从理性的政治话语中移除,转化为一种崇高的艺术礼物,永恒地泛闪着光芒。在一个崩坏的世界中,神水墨艺术家桑火尧 | 近二十年“境象主义”探究将在上海展出秘的无政府主义常常带有宿命论的特征,这是一种疯狂的话语:试想,海德格尔的语言中有多少隐喻!海德格尔晚期时,隐喻构成了“对象”从而通过“对象”来言说“对象”。这既非出于直觉,也非出于概念上的理解。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海德格尔对“光”的隐喻。他写道,“在存在之光中,存在的存在就是它们看起来的样子。”把存在投射到存在之上,让光使它们出现,也就是说,这便是存在。以前是黑暗的,现在看得见了。存在的澄明即是人的澄明,然而人却不能决定存在之光在历史过程中是如何进入到澄明之中,让存在得以存在。人只能让自己对照进的光保持开放的态度。这整个过程可能超出了隐喻的意义。海德格尔在谈到“存在的背景噪声”,“存在的澄明”,以及“存在本质的澄明”时,他写道:“在弯曲处,存在得以存在的澄明突然被点亮。这突然的自我意识便是光。

桑火尧的作品让我们意识和感受到当代的另一个隐喻。这是一场绘画的庆典。一场如教堂礼拜一般的展览,通过图像的力量,通过高度凝练的粗粝之气,也通过摒弃排他的宗教象征主义,从而延展出的一回审美-精神的艺术邀约:这是一处特殊之地,一个从容建立起来的“境象”之境。

Gregor Jansen

文/格里格•杨森

PROCESS AND INCIDENT

THE METHODOLOGICAL CONSTRUCTION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ISTS

本期看点

BOOK ASPECT

本期看点

BOOK ASPECT

  • 本期聚焦“方法论”,深入解析艺术家构思、创作全过程;
  • 收录13位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个案样本;
  • 《李禹焕、王舒野对谈录》限量版别册,同步发行;
  • 全方位回顾第二期《库艺术》“自由绘画工作坊”;
  • 收录“青年极简”板块,展现青年一代丰富多元的创作面貌。

《库艺术》第64期于今日正式开始预售

预售期购买可获得

限量版别册

《李禹焕、王舒野对谈录》

将于11月6日首发

预售价RMB 42元

咨询电话:010-84786155

可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